—印凇—

致读者:
我的手机丢失了,所以因为我的粗心大意我之前所有的存稿都丢失了★
(现在回想手机丢失的全过程,感觉和做梦一样)
丧失对cp热度的我已经无法继续了,而花吐症主题也在很早之前就结束了,所以《口中嚼碎的花》这篇不会继续写下去了。
作为应尽的责任,后面章节微不足道的“大纲”已放出。(这是唯一因为手写而留存下来的部分)
感谢你们的一路陪伴,希望我的文章曾给你们带来过快乐。

                                           此致
                                           2018.4.16
ps:接下来还会产粮,不过大概是刀剑乱舞之类的坑里的了,江湖有缘再见。

口中嚼碎的花10~11

*只是我个人不切实际的想象,请勿上升到真人。
*花吐症au
*为了模拟他们两个人的交流,会有很简单的英文。

10、
“失礼しました……”
羽生结弦松手退开,似乎是准备离开。
‘现在不坦白的话就不会再有机会了!’
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金博洋急忙向前拉住羽生结弦的手。
“Thank you,yuzuru,I am、completely、 recovered.”
‘他能明白吗?’
在沉默的对峙中,金博洋看见一抹绯红慢慢爬上羽生结弦的耳朵。
“噗……your face become pink!”
“私の手を離してください……”(请松开我的手)
“?”金博洋当然听不懂羽生结弦在说什么了。
“Please let go of my hand.”
“哦……”——'不会被讨厌吧?'金博洋有些不安。
羽生结弦转过身,反手将金博洋从冰面上拉起来。
“ Let's go to lunch,don't you feel hungry?”
“O……ok,let's go.”
午餐时间,两个人都没有提起刚刚发生的事,但是羽生结弦主动与金博洋交换了email。
———邮箱内容·当晚———
“博洋, can I call you 天天?”
“sure!”
“天天,你现在在干什么呢?”
“Wow,you can speak Chinese!I am playing computer now. ”
“I can speak a little Chinese,but it was Misha Ge, He is now next to me😂. ”
“😅”
戈米沙,当电灯泡是会被驴踢的啊。

11、
几天后,决赛开始,羽生结弦夺得桂冠,而金博洋也凭借自己的实力站在了他的身旁。
———邮箱内容·当晚———
“Yuzuru,congratulations on winning the championship!!”
“thanks,your 4Lz is prefect,I have to say:you're a great competitor!”
“ʚتɞthank you!I'm so happy!!”
……
“天天, can you come downstairs right now?I have something want to talk to you face to face.”
……
“ok,I'm coming.”
2月,凉风肆意在街道中穿巡着,夜晚,路灯孤独地站在道路两旁。
两旁风吹起金博洋额前的碎发。
'忐忑是毫无用处的'金博洋这样给自己打气。
羽生结弦就在不远处的拐角处,静静地站着。
“Good evening yuzuru,sorry for you to waiting for me.”
“good evening,I haven't been waiting too long,I mean, I'm glad you can come……thanks.”
短暂的停顿为两人脑海中翻腾的思绪留出空间。
“I take this  as a reward if i win the game,now I want to ask you:天天,仙台四月的樱花很好看,你想来玩吗?”轻而易举地,羽生结弦问出了这句话。
'四月好像还没什么安排'金博洋愣了,回想了一下自己的日程表。
“Personally,not for figure skating.”
羽生结弦补充。
“好啊!不,I mean,sure!!”
'暗恋对象找我约会啦!!!'后知后觉地,回到房间了的金博洋兴奋了起来。

感想:怀疑天总的英文水平ing,英文没有深究不过应该不会有太大语病(如果有请务必告诉我)。
最近比较忙,尽量周更,大概还有一到两次更新就可以完结了,下章会有🌸,猜猜柚子怎么撩天吧'◡'。

口中嚼碎的花4~9

*只是我个人不切实际的想象,请勿上升到真人。
*花吐症au
*为了有更好的体验,后面会有很尬的中文夹英文。

4、“羽生结弦在练习中完成了一个漂亮的四周跳!”
不同于咳嗽,今天金博洋开始吐花了,每多看到那个人一次,他的病情就会严重一分,吐出来的花甚至比前段时间吃下去还多,整个人像礼花喷洒机似的。
‘早知道当初就不吃那么多带花的食物了’,金博洋有些纳闷。
可惜,世间难买早知道。
有的时候,看着冰场上那自由舞动着的、被赞誉为“翩若惊鸿,宛若游龙”的身影,金博洋会自暴自弃地想:‘要不然直接去告白算了!’,但是,真的会有人接受一个只稍微聊过几次、在比赛中遇到过几次的同性的表白吗?
‘若是被拒绝了怕不是要当场吐血身亡!’
……
“博洋,我很喜欢你的四周跳。”笑眯眯的羽生结弦曾这么对他说。
强吻?不存在的,因为那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5、
金博洋做梦了。
他一会儿梦见自己被婚礼设计师请去当360°旋转无缝式撒花机,一会儿又梦见自己和金杨在冰场上玩双人滑,最后他来到了一个教堂,看到牧师站在祭坛上,对着旁边座位上放着的黑色冰鞋一脸严肃地说着什么。
金博洋左看看,右看看,走出了教堂。
教堂边的长椅上坐着一个人,他的背影金博洋十分眼熟,走近一看——那是羽生结弦,正垂头丧气地用双手撑着下巴。
“咋的啦?”金博洋问。
“我……想和我的冰鞋结婚,但是它不同意。”
羽生结弦·持续丧气中。
“那你和它多沟通沟通啊。”
“不行啊,我不会冰鞋语。”
“……”

6、
在练习中的羽生结弦接收到了某位金姓中国选手的谜之微笑,并在周围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悄悄揉了揉自己热热的耳尖。
‘博洋选手今天的状态似乎比前几天好了很多。’
被这份笑意感染,羽生结弦也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口中被嚼碎的花7~9
*我知道你们或许在期待“我想open the new 世界的大door”这种中夹英,但真的不是。

7、
在今天练习结束后,羽生结弦找到了金博洋。
“博洋, recently ,I hear you're feeling uncomfortable ,are you ok?”
“hmm……I am ok,thanks。”
在一片和睦的氛围中,金博洋情不自禁地问出了那句话:“……羽生君,你对花吐症有什么看法呢?”(“Yuzuru,can you please tell me what are your views on the disease of  ‘flower come out from mouth’?”)
为了更好地沟通,金博洋甚至还找来了纸笔,在上面写下了‘花 吐 病’
金博洋对于羽生结弦会露出惊讶的表情好不意外,毕竟自己也知道这个问题很奇怪。
“嗯……花吐症还真是十分少见,不过我觉得换上花吐症也许是患者的身体在助推患者大胆表达自己呢。”(“emm……this disease is ……uncommon,but I think maybe it's the body of the patient helping patient to speak out themselves.”)
羽生结弦露出了充满善意的微笑。

8、因为花吐症与压力,金博洋整个人都蔫了,他打算一个人在冰场上多待一会儿散散心,美其名曰——要和冰场加深感情以得到冰场之神的庇护。

9、现在是午休时间,金博洋一个人待在在冰场上,因为咳得太厉害而一屁股坐在地上赖着不想爬起来了。
病人可是有特殊权利的。
——“博洋?”
那是被咳嗽声吸引过来的羽生结弦。
金博洋望着羽生结弦,他的表情似是惊讶又因为咳嗽而皱着眉,而隐藏在背后的,是一份欲说还休的纠结——哈……拿过那么多奖牌的天总竟然会害怕诉说自己的感情。
害怕连朋友、普通的对手关系都无法保持,更害怕赌上自己职业生涯。
“Who,let me find her.”注意到旁边的花,羽生结弦滑到金博洋旁边,帮他顺气。
金博洋一边咳嗽一边拍了拍羽生的手,示意他自己没事。
“No problem……i will go to find him soon.”
糟了。
“him?”在金博洋眼中,此时的羽生结弦有些严肃。
“Look at me、look at me,博洋。”羽生结弦巴住金博洋的肩膀,而金博洋用自己的手半掩着口,指缝间落下淡黄色的碎花——那是桂花。
虽然在羽生眼中金博洋只是沉默地与他对视,但是金博洋却觉得自己已经被看穿了。
羽生结弦深吸一口气,似乎想要叹气。
但下一秒,他按住金博洋的头将他拉向了自己。
所有未能被诉说的话语在唇齿间交换着。
花朵被另一条舌头卷走,在金博洋喘气之后又在新一轮的纠缠中被送回来,不同的是——那些花已经被嚼碎了。
缓过神,金博洋发现自己的手死死揪着羽生结弦的领子。
“博洋,are you feeling any better?”
“yeah……I feel i am flying……”

【柚天】口中嚼碎的花1~3

*只是我个人不切实际的想象,请勿上升到真人。
*欧欧西
*花吐症au
*为了有更好的体验,后面会有很尬的英文夹中文。

1、
金博洋最近迷恋上了花饼、花糕,甚至连女性吃的花香阿胶也要讨来尝一尝,还吃得津津有味,连队友都开始拿这件事笑话他了。
“我说天天,你吃这么多不怕变胖了跳不起来吗?”
“不怕,天总我多蹦跶几下就能把这些东西消化了。”回答毕了,还不忘露出自己的小虎牙,给队友一个大大咧咧的微笑。
咱天总是谁?天塌下来都不怕!
但是,在到达战场后,金博洋感觉有些不行了。
“咳咳、咳。”他开始咳嗽。
周围响起喧闹声,是羽生结弦来了。
一如既往温和有礼地对周围点头致意地,然后开始自己的练习。
金博洋张开自己捂住嘴巴的手,几朵小花悄悄躺在他的掌心上。
‘唉呀妈呀!’金博洋在一瞬间怀疑自己有了超能力。
“天天!杵在那干啥呢?是不是看见偶像走不动路了?”
“去去去,看爸爸给你变个魔术——叮叮!”
“哈哈哈有小姑娘给你送花了吗,怎么才送那么点儿?来让我把它给我们的花天天戴上!”
金博洋很配合地在耳后别上花,摆了几个雷人的Pose,然后开始练习。
今天的中国队也是一片和睦呢。

2、
‘感觉喉咙老有东西,咳不出来又咽不下去,嗓子又干又痒,早晨刷牙还恶心干呕?——是病得治!’
在第二次咳嗽咳出花来之后,金博洋明白了,这是花吐症啊!这么少见的事儿,咋就给他摊上了呢?
郁闷的金博洋扒着早餐。
“欸天天!回头!”队友开始起哄。
那是羽生结弦,端着餐具似乎已经吃完了,发现这边有人在看他,羽生结弦露出了友好的微笑。
‘刚刚绝对有对视!’在匆忙回了一个微笑之后,金博洋咳嗽地更厉害了,口中细腻的触感,那是一片片花瓣,在队友担心的目光中,金博洋十分淡定地嚼了嚼,并将花瓣咽了下去。
口中弥漫着茉莉的清香。

3、
“金博洋今天也提前下场了,不知道是不是没恢复好。”在日常训练结束后的闲聊中,旁边的选手提起金博洋。
“不知道这次比赛他能否发挥出最好状态,还是有点小期待的。”
“期待被新秀打败是吗?哈哈!”
“%&×(!~@……”
“#¥%&×……”
在打闹声中拉着韧带的羽生结弦若有所思。

我在e2捞到了第二把爷爷,惊了(在e2捞到过好多稀有刀就是没捞到小酒鬼),三条的诸君!我带回来了一位野生的爷爷!!

摘自兔区某贴

……

解尽秋凉:

所以说现实永远比故事精彩啊……剥离了大团圆的套路更为动人


将进酒:



【主题:图书馆工作,似乎无意间发现了以前两个不知名文人的JQ】








lz在某图书馆的古籍部工作。这几天在处理一些书 
都是非常杂乱的晚清稿本和抄本 
字迹混乱,作者的生平经历也基本不可考 

有一个人写了大概五六本吧,一开始字非常丑,诗写得也不太好 
后来慢慢看到了进步,字和诗都有些进步 
(话说虽然这个人生平和真名考不出来,但是稿本还保存得挺齐全的) 

有一个他的朋友,从第一本开始,就很耐心地给他做着修改批注和意见 
有时候也吹几发(看了几眼诗的内容我觉得这位基友纯属是闭眼吹) 

这个人的稿本时间跨度很长,从他十几岁不到二十岁,一直到可能是四十岁的样子 

后来他大概是去世了,他的朋友在最后一册的最后几行表示了一下哀悼,说要想办法把这些稿本刊刻出来(我检索了应该是没有实现这个愿望) 

这最后一页已经和下面的书衣基本粘在一起了,我今天结束手头的工作,合上书的时候,突然觉得手感有点不对 
拿起来在光下看了看发现里面有一张纸条 
从书衣和卷末页的空隙抽出来 
发现是这位朋友的字,就写了一句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PS:“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出自《越人歌》。




原诗最后一句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